体育

足球,不是把球踢进门里那么简单

“纯粹的足球”似乎应该理解为一种运动,但事实上,足球从来无法那么简单,因为它承载着数亿人的喜怒哀乐、无差别地牵动着各类人的神经,所以它必然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为了保证足球的体育价值而放弃它的“世界语言”属性,难免让人有买椟还珠之感。

 

1

特殊的奖杯

 

在伦敦战争博物馆中,收藏着一个来自德国人之手的马克杯,上面写着“请端起你的酒杯,老兄,预备役军人万岁!”这一马克杯并非缴获品或者战后遗落物,它来自于刚刚停战100周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这个马克杯的来历值得说道一番,它其实是一座来自足球比赛的“奖杯”。

 

1914年冬天,一战西线战场战事正酣,伤亡不计其数,仅英国一方便已在战争中失去四万名年轻将士,罗马教廷教皇尝试以“神的名义”叫停这场血战,英德双方军部均给与拒绝。终于,在当年圣诞时节,双方迎来了短暂的喘息时间,正是平安夜当天,双方放下武器,用挖战壕的镐充当门柱,用罐头当作足球——战场上的无人地带霎时成了英德两军士兵的混战球场。据称,当时英国士兵组成的球队在与德国人的对决中全面落于下风,仅获得一场胜利,而这个德制马克杯便来自于这场比赛——德国人将这个马克杯赠与英军,作为彰显友好与表彰胜利者的“奖杯”。

 

英国《每日邮报》曾于2012年刊发事件亲历者英军士兵贝克尔的书信,这封信详尽展示了这场颇具奇幻色彩的球赛中的种种细节,我们得以通过复原当时的画面。

 

“先是一名德军士兵从战壕中探出头来张望,我们的士兵也是如此,结果双方都没有开枪。于是,两方各自走出战壕,开始挪动阵亡者的尸体,以便妥善安葬。而这之后,不知道哪边先从战壕里踢出来一个皮球,两方士兵瞬间兴奋起来,人们顺势聚在一起开始了比赛。”贝克尔在信中写道。

 

贝克尔还在信中重现了当时英德两军的心理状态,“双方都希望在短暂的和平时分中有更多交流,但语言不通,而足球成了最好的沟通工具,球赛则人们分享快乐,两边无需特意对规则有太多说明便开始了比赛。有的人甚至期望能用足球替代子弹与炮火决定胜负,用和平的方式结束纷争。”

 

据贝克尔的书信介绍,足球赛能够顺利开展起来还有着一个特别重要原因,“我们彼此之间非常希望能够在这仅有的和平中更多的交流,但实在是因为语言不通无法聊天,而这时足球就成为了最好的沟通工具。足球赛也承担起了分享快乐的作用,我们都不需要特意说明规则就可以马上开始比赛,当时还有一些战友期望就用足球的方式来取代战争,取代子弹,取代炮火,让一切用和平的方式来结束这场纷争。”

 

有人说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但更合适的视角可能是:足球让人类的快乐天性集中释放,它是跨越年龄、种族、政治立场,意识形态的通行语言——奔跑与追逐原本便其乐无穷,当人们用下肢传递足球,并尝试将它踢向大门时,快乐与希望成为了人群中唯一的主题。归根结底,在快乐与希望面前,无人能抵住诱惑。

 

2

为什么是足球

 

现代足球的起源于工业革命背景下的英国,而在维多利亚时代桂冠诗人马修·阿诺德眼中,那是个希望与幻灭共生的迷惘岁月——“(人们)徘徊在两个世界之间,一个已经死去,一个却无力诞生。”圈地运动让大量失地农民走入城市,人们日夜劳作以换取生存资源,尚未诞生的则是人人都是生产者与消费者、荷尔蒙与肾上腺素被不断刺激的“现代”。

 

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之中,思想与文化的冲突无可避免——机器可以像资本一般实现绝对理性,工人却在不断抵抗“新时代”的吞噬。恶劣的工作环境与发条紧绷的工作节奏,迫使人们发出呐喊,而在无数次罢工中争取到工时缩短后,如何在业余时间找到更有意义的活动则成了新的问题。

 

1863年10月26日 世界上第一个正式的足球组织英格兰足球协会在伦敦成立,毕业于伊顿公学、牛津的精英们订立比赛规则,宣告现代足球诞生。英国著名动物学家与人类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在《为什么是足球》中推测,这批有着资本家身份的士绅阶层,将他们在学院中无比着迷的足球带回了自己家业所在的曼彻斯特、利物浦等城市的工厂,而工人阶级的创造力让原本被优雅定义的足球散发出更为多元的魅力,最终成为街头巷尾的现代流行运动。

 

相较于其他主流球类运动,足球像是绝无通关密码的解谜游戏,它对人的撩拨一如希区柯克对悬念的定义——桌下藏着炸弹,但不知何时会爆(或者会不会爆)。更重要的是,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解法,任何人都可以在足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参与感,身高、体型、技术是重要参数,但无法阻绝一切可能。在足球场上,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或许正是足球运动背后的这种人文主义精神,让它更具感染力。

 

通过足球,人性的复杂之美展露无遗,与对手的针锋相对,与队友的相互扶持。而在场上为进球飞奔时,每个人都能体验控制和释放的快乐,进球便象征着希望,参与其中便是创造者,而创造则是人类被预先设定的使命。球赛结束后,每个人似乎都完成了一次升华。

 

足球运动在现代的发展加深了它的经济属性、也加剧了这项运动本身的风险——竞争和意外是所有运动的天生属性。中国平安自2015年开始支持中国之队,并开发“黄金腿”产品为球员提供保险保障,目前共计赔付数百万元,在世人关注前场快乐的时候,他们在解决后顾之忧。

 

为了让背负重任的足球运动更好地开展,平安还针对职业体育相关的主办方及俱乐部,推出 “俱乐部第三者责任险”、“赛事取消险”和“运动会比赛意外险”等风险保障;针对俱乐部转会中可能产生的纠纷,“职业责任险”及“雇员忠诚保证保险”让足球运动重拾纯粹。

 

图片

 在热爱足球的少年心里,它应该就像一颗糖果,诱人不断靠近。(全景/ 图)

3

善意的助攻

 

联合国前任秘书长潘基文高度评价足球的社会作用:“足球简约与适用性强的特性让它成为了一项世界运动。它跨越了种族,且几乎可以在地球上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踢起来,无论它场牵动亿万人注意力的世界杯,或是一场街头即兴比赛。它能为弱者带来信心希望,并让团队合作与支援他人的思想传播开来。”

 

正是凭借“人类共同语言”的属性,足球已成为“体育+慈善”组合的最佳表达方式。在搜索引擎上,你能看到各式各样的公益足球项目,从资助阿以边境孩童,控制伊波拉病毒,拯救环境,到北美某个社区的互助筹款,一场球赛就是一场自带快乐的社会活动,或者一次推进当地社区和谐的居民大联欢。

 

史蒂夫·纳什是两届NBA最有价值球员,但如今他最著名的身份是公益足球大使,他举办的公益足球赛事已经成为北美最具影响力的公益足球比赛之一,至今已举办十届。他曾是NBA球场最擅长传球的人,而在他眼里,助攻是篮球运动的关键元素,而对于足球而言,传球便是运动本质。“足球的精神就是assist(助攻),不断的传递让人感知分享的快乐……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始终在被他人帮助,接收来自他人的传递,在这个链条上,足球教会我们如何将自己能够给予的传递到另外的人手中。”纳什说道。

 

不久前,25名中国足球少年来到了英国曼彻斯特,他们从全国逾70座城市,近300场的少儿足球比赛与选拔活动脱颖而出,成为了“中国平安球童成长计划”第二季活动的最终优胜者。

 

曼彻斯特是马克思与恩格斯眼中的“工业革命标本”。在工人的操作下,曼彻斯特各个工厂中轰鸣的机器将来自美洲种植园的棉花制成纺织品,随着殖民活动与贸易扩张流向全球,这是最早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城市。作为近现代史中最显眼的城市之一,曼彻斯特还有着足球之城与流行文化之都的身份。在曼城俱乐部,25位少年得到了世界顶尖的技术训练,而在曼城国家足球博物馆,他们感受到了曼城工人如何“从踢球中唤醒自我意识”,更懂得了如何用分享传递希望。

 

事实上,中国平安近些年的公益+足球行动早已遍布全国,仅“中国平安球童成长计划”便覆盖全国30万足球少年参与。20名优秀的足球少年通过选拔集结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参与足球集训,他们来自中国平安联合中超公司启动的“平安球童成长计划足球训练营”。2018年8月27日,“中国平安+”足球公益计划在南京继续落地,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与江苏徐州铜山平安希望小学正式结成“1对1”足球支教对子。

 

作为中超联赛2014-2022年的官方冠名商,平安让超过100名少年亮相中超赛事,不遗余力地支持中国足球事业培养明日之星。一款“中超由你”的信用卡名称表达了平安为少年的足球梦想撑腰的立场——这是中超联赛首款主题信用卡。少年梦,勿论贫富——三十而立的平安集团只是要把分享与希望灌进每个少年的心里。

 

足球让人遗忘痛苦,纵情世事,学习掌握足球这门“世界语言”,孩子们便开始真正理解世上的喜怒悲欢。或许某种程度上讲,足球场上的每一次传导与球权转移,都是在推进人类文明指数总量的上升。

 

未来呢?平安会继续“助攻”,给予孩子尊重,赋予梦想力量。毕竟把脚底的能量传出去,让梦想去往想去的位置,才是这件事的初心。

 

无论你是否是球迷,都能用50秒的时间为希望小学心怀足球梦的孩子做一次“助攻”。事实上,如果有心,不懂足球的人或许得分更高。

助攻的结果是远方的孩子收到了足球,或者你赢得了2019中国平安中超联赛的门票。

Education Template

桂公网安备 45022102000055号